您现在的位置:

健康同行 >> 正文 >

被冤枉的“小弟弟”

  我去卫生间小解,回来时偶尔向丈夫那里一瞥,发现盖在他身上的毛毯滑落下去,丈夫那宝贝东西正高高昂起,把薄薄的睡衣支起了一个小帐篷……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心想丈夫说不定正在做什么“艳梦”呢,要不然怎么那么神气?梦是心头想,怪不得前些天他常常若有所思、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,一定是在我产褥期间他耐不住寂寞而发生什么事情了。他这个人感情丰富细腻得很,前几年因为写了一些风花雪月的文章而招来好几个女孩子给他写信、打电话,有的把照片都寄来了,惹得我一度神经过敏。当上纺织品公司的副总经理后,大权在握,像这么年轻有为的男人,就算他不去招蜂引蝶,还不知有多少心怀叵测的女人向他暗送秋波呢。唉,人家都羡慕我嫁给这样的男人好福气,可谁知道我做他的妻子有多担心、有多累呢?我越想心里越酸,越想越有气,忍不住扑上去没好气地把他推醒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丈夫揉着惺忪的眼睛惊问。“老实交代,刚才你梦见谁了?”转睁大眼睛怒视,活像老师在审问犯了错误的小学生。丈夫奇怪地看了看我,嘟哝一句:“你有病啊!”就躺下去不理我了。看来这家伙只想着他的梦中情人,心里哪里还有我?这样想着,就有两行清泪顺着我的脸颊奔流而下。这下丈夫躺不住了,坐起来一个劲儿地追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我边哭边向他诉说了刚才的一幕,丈夫摆出一副委屈而又哭笑不得的神情说:“有这么回事?我真的没有梦见谁呀!”

  丈夫矢口否认,我也没有办法,事情虽然暂时过去了,却在我心里结成了疙瘩。后来我细心观察,发现那天早晨的现象并不是天天有,而是隔三差五出现一次,搞得人心慌意乱的,我越发怀疑丈夫心里有鬼了。

  我不得不比以往更为“关心”丈夫了。只是我从钱上没法控制他,只好经常翻看他的衣服口袋,希望从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有时候偷看他的手机短信,看有没有令人敏感的信息,我甚至像猎犬那样一度试着从他身上嗅出脂粉的气息来,但是什么“罪证”都没有得到。可越是这样我越是不甘心。正感到一筹莫展,忽然想起丈夫的公司里有位女工是我的同学,这些年常有来往,她人还是挺可靠的。于是在一个丈夫外出的公休日,我把她请到家里,吞吞吐吐地对同学说出我的想法。她犹豫了一阵子,开口先夸了丈夫一大堆优点,然后才说他和办公室的一个女孩子关系密切,有人看见那女孩子守着我丈夫哭过。

  啊,丈夫果然有了猫腻,而且还对人家犯下了错误!我感到自己就像明知道地下埋着一堆烂铁,还要千方百计挖出来看个究竟,一旦事实浮现水面,我心里立刻有说不出来的失望和难过。我不知道那天是怎样苦着一张脸送同学出门的,回来之后,守着襁褓中的孩子,我泪流成河。

  丈夫从外面回来,被我愁云罩笼的神情弄得一头雾水。他关切地问我是不是病了,要不要去医院。我一把把他推开,开门见山地说:“别那么假惺惺的了,说实话,你和办公室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?你把人家怎么了?”丈夫先是愣了一下,尴尬地笑了笑,想了好半天才说: “那个女孩子是个实习生,因为是朋友介绍来的,我在各方面都比较照顾她。在接连遭到三次恋爱失败后,女孩子想不开,向我哭诉,我不过是她的聆听者和劝慰者而已。要说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叫人喜欢那是不可能的,可人家还是个孩子,就是动心我也不能动邪心啊!再说她已经找到了工作,离开我们公司很长时间了,听说快结婚了呢。”丈夫说得头头是道,我看不出丝毫破绽,这使我心里稍稍宽慰了些,心想权且信了他这一回吧。

  奇怪的是,那次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没有看见过丈夫梦中勃起的现象,非但如此,就连我们正常的夫妻生活也大为逊色,次数减少了,质量下降了,而且他不再主动找我,我找他时他还一副疲于应付的样子。我认定这是由于我的介入搅了他的鸳鸯梦所致,虽然心里很生气,但也不去点破,想等过了这阵子他彻底死了那条心也就没事了,再说他这也是自作自受,这等吃着锅里想着碗里的花心男人,该让他吃些苦头。

  出乎我意料的是,事情其实和我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。那天晚上丈夫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,回来后搂着我又哭又笑,这和以往醉酒的情形大不一样。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着抑制不住的兴奋,我慢慢哄他说:“有什么好事别你一个人高兴啊,说出来让我也分享一下。”于是,我弄清楚了一件让我蒙在鼓里而让丈夫颇为费神的隐情。

  几个月前,丈夫一位非常要好的同学来请他帮忙贷一笔款子,丈夫既抹不开同学的面子,又怕做不通我的工作,就瞒着我偷偷用我们家的房产证给同学做了20万元的贷款抵押,本来说好半年归还的,可期限眼看就要到了,同学却杳无音信。这下可把丈夫急坏了,同学那里一旦有什么意外,我们的房产就要充抵银行债务,不但苦心置办的家居没有了,更没法向我交代。巨大的压力使得丈夫寝食难安,噩梦连连,但在我面前还得装着若无其事。值得庆幸的是,同学在关键时刻没有食言,丈夫绝处逢生,激动之余,和同学好一番痛饮。

  我暗暗埋怨丈夫做事粗疏,轻信于人,但事已过去,我也没再说什么,只嘱咐他记住这次教训就行了。这样一来,丈夫心头的阴霾散尽,我们的生活也拨云见日,差不多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的状态。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,我忽然发现,丈夫已经偃旗息鼓多日的晨间勃起现象又来了,看它雄赳赳、气昂昂的样子,简直是在向我示威,我真是无可奈何了。

© http://jkcp.uabac.com  粗粮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